鳥山明的細節,《龍珠》里有趣的人設,禿子們全部都是老鳥偷懶的原因?

今天咱們聊一聊老鳥的神作《龍珠》里有趣的人設

老鳥是一個很「懶惰」的人,雖然龍珠的質量沒得黑,整部作品都是日漫中最高質量的體現,但是很顯然,老鳥真的非常懶,為什麼這麼說呢

看看幾次見面會和采訪中老鳥對于《龍珠》設定的一些相關問題

「之所以給孫悟空設計那樣的超級賽亞人形象,是因為那樣可以不用給頭髮上色。」

「一開始沒考慮弗利薩的變身,只打算故弄玄虛的,而且我喜歡畫簡單的東西,像弗利薩第三形態那種形象太復雜,所以馬上換成最終形態了。」

「我覺得外形復雜的家伙畫起來好麻煩的,沙魯就很麻煩,身上那麼多斑點。」

「我不是很喜歡鄉村啦,之所以畫那麼多鄉下的場景,只是不想畫高樓和房子罷了。」

「我給你說一個偷懶的小技巧,畫復雜背景的時候,比如天下第一武道會,就盡快把整個會場摧毀,這樣就不用畫那些背景了……」

「一開始構思的時候就考慮結局?怎麼可能一開始就想到結局····」

「短笛和貝吉塔是如何變成友方的?我也不知道,無意識的時候他們就成好人了···」

「孫悟空的尾巴是賽亞人特征這種設定……并不是一開始想好的,只是強行把前后的設定連起來,這樣看上去就好像經過深思熟慮啦。」

「不,我并不知道《龍珠》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我只是想讓日本的小孩子高興而已,我也不想傳達什麼信息,教人什麼道理。」

那麼有趣的來了,既然這是因為老鳥懶得上色的「栗子」

我們是不是也可以這樣理解:這些禿子們全部都是老鳥偷懶的原因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在對于一些不重要的角色有著偷懶的嫌疑,但是老鳥也有有趣而時尚的一面,龍珠作為一部熱血格斗漫畫,女性角色少的可憐,稍微有點戲份的也就只剩個布爾瑪了。

老鳥對于布爾瑪的人設,是毫無保留的豐富多彩。換句話說,布瑪應該是龍珠里造型最多變而瀟灑的角色了

布瑪形象大全

早期的布瑪以青春靚麗的學生妹形象處境,扎著大辮子,還帶著胡蝶結,在tee dress上還印有自己的名字。這個時期的布瑪也主要以粉嫩的衣著為主,凸顯了少女情懷

而隨著年齡的增長,到了青春叛逆期,布瑪則有了Tomboy(假小子)的形象

在賽亞人時期,布瑪隨著年級增長,又留起了漂亮的長發,不過衣著方面和早期少女風格大不相同,開始轉型時尚而簡約的風格

在去到那美克星后,大約是第一次去外星并且肩負重任危險重重,布瑪也對自己的形象少了打扮,更加簡約的發帶+宇航服度過了整個那美克星時期

而在平安到達地球后,布瑪的形象又開始奔放而性感起來

這個爆炸頭和大紅唇的形象出現的次數最少,但是卻讓人印象很深,這個時間點布瑪大概30歲上下,人到中年,抓住青春的小尾巴,最后奔放一次~在之后進入人造人沙魯篇和布歐篇,布瑪的形象基本都固定的非常成熟而簡潔,再也看不到早期百變的形象了

到了布歐篇,雖然布瑪容貌依舊年輕,但是整個人氣質大變,完全成了成熟穩重的的中年婦女形象。早已沒了當年的感覺

老鳥在針對這些普通人的形象方面,還是很用心的,像悟空貝吉塔等人,由于外貌變化極小,幾乎沒有什麼太大出入,而對于小林樂平等人的形象,把握的則更加優秀,從活力四射的青春少年在度過了幾十年也早已人到中年,無論是樂平還是小林他們從衣著到外貌也都逐漸成熟而穩重,非常符合時間帶給人的改變~

鳥山明這個人對于作品中人設的問題,把握的尺度相當完美,舉個簡單的例子,龍珠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幾乎沒有反派,所有的反派要麼死了要麼就是洗白,最有特點的三個洗白分別是短笛,貝吉塔和18號,這三個反派隨著劇情基本上是洗的白的不能在白了。

如果按照現在的一個作者來畫,這些洗白的人物人設必定是要崩的,而且必定是要崩成啥比的。打個比方,如果不是鳥山明而是別的作者要洗白貝吉塔或者短笛,那麼這倆人的人設會完全改變,從一個冷酷而邪惡的人直接變成跟悟空一樣的圣母婊類型。

但是鳥山明沒有,他掌控故事的能力實在是太強,即便是洗白,而這些角色的人設完全沒變,他們的原則和性格還是之前的樣子,短笛在對戰時,永遠帶著7分邪氣,尤其是人造人篇打沙魯和17號時,他的表情完全就是當年那個想統治地球的大魔王形象。

貝吉塔也是一樣,他的高傲永遠都在,不管是在弗利薩手下做事,又或者逐漸習慣地球的平靜生活,但是他的內心依舊是高傲的賽亞人王子

這種控場能力,日漫中沒有一個人能達到,有些日漫中在面對洗白這個問題,就是因為實在是沒法掌握角色的人設,都會用一招「犧牲大法」來草草結束這個角色。洗白的反派為了保護主角或者其他什麼,獻身犧牲的例子數不勝數,這并不是劇情需要,而是作者實在沒法掌握這個角色···

這就是老鳥吊炸天的地方···

好了咱們下次接著聊,下次聊一聊龍珠里的時尚元素~機車摩托什麼的,看看老鳥對于這些細節的把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