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比《死神》粉更討厭「千年血戰篇」

注:本文含有大量《死神》,以及部分《火影忍者》和《海賊王》的劇透。

不記得是初幾,班上男生突然喜歡在課間雙手交叉抱肩,彼此面對著面,刻意發出夸張的笑聲。我不知道他們玩什麼時興花樣,只是埋頭沉浸在鉛筆袋里的MP4屏幕,日夜不分地追著那些你可能也追過的熱門網文。

后來我看了《死神》的動畫,才知道那是人氣角色唐·觀音寺的經典動作。這個早期出現的小角色,明明實力是個戰五渣,卻偏偏要擋在孩子們身前,說些搞笑角色不該說的話,做些搞笑角色不該做的事。

「如果當時看過《死神》,會不會和那些陽光的男生玩在一起呢?如果和他們玩在一起,我的國中會不會多點除了蕭炎以外的回憶呢?」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點開剛更新的《死神》動畫「千年血戰篇」宣傳PV。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卍解「殘火太刀」

記憶里遙遠的人物、兵器和招式,重新出現在我面前,裹挾著追番的記憶涌入腦海,讓我的心情變得多少有些復雜。

雖然最近季節合適,但我倒沒悲什麼秋。

也許,現在每個看著「千年血戰篇」宣傳PV的老讀者,都會和我一樣心情復雜。

一方面,十年了——距離《死神》TV動畫「死神代理消失篇」的完結,已經確確實實地過了十年,讀者們盼星星盼月亮,終于盼來了這部「千年血戰篇」;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這部「千年血戰篇」,《死神》才會被罵了這麼多年「爛尾」。

這難免讓人有些五味雜陳。

起初,在「三大民工漫」里,「死神」的地位一直比不上「火影」和「海賊」,也常常被諷刺為最「名不副實」的「三大」。但看看這些同台競技的傳奇對手,《死神》的熱度自然無需贅述。

三大民工漫

這部后于《海賊王》和《火影忍者》開始連載的作品,雖然在劇情發展上走著少年漫畫經典/傳統/老套/樣板化的「打怪升級」路線,但氣質卻和常規認知中的少年漫畫,有著不小區別。

這些區別,首先體現在主角的設定。

如果以「三大漫」中的《海賊王》和《火影忍者》舉例,這兩者在主角設計上,其實有不少的共同點。蒙奇·D·魯夫和漩渦鳴人都有熱血白癡屬性,一個想當海賊王,一個想當火影,而且都有個實力突破天際,甚至可以說重要性貫穿整部劇情的爹。

但《死神》主角黑崎一護,從始至終都沒什麼類似「千年以來最強死神」的遠大志向,他的人設帶點如今流行的「躺平」特質,本身沒什麼主觀能動性。

在各種大事件里,黑崎一護都是被動向前——當那些宏大的篇章開始時,他最初行動的目的,往往只是「救朋友」這樣的簡單動機。

早期的互動甚至讓人以為是CP

而他爹志波一心,雖然有些額外劇情,也多少有點歷史背景,但本質上完全比不過革命家龍和波風水門的存在感,所以一護在「拼爹」上,其實也沒多大贏面。

當然,如果要拼「混血/雜種」就另說了。

除了主角人設,《死神》的劇情推進一直很穩——比起傳統「打怪升級」套路里層出不窮的BOSS,《死神》作者久保帶人很早就讓最終BOSS登了場。

在類似新手村的「死神代理篇」后,黑崎一護、茶渡泰虎、井上織姬和石田雨龍等人集結在一起,久保帶人很快就加速了故事節奏,展開了最為好評的篇章之一「尸魂界篇」。

而「尸魂界篇」最出彩的劇情,當然是圍繞著反派BOSS藍染惣右介而展開的一系列陰謀。

藍染表情包之一

在「尸魂界篇」的故事里,一護友人團為了救回朽木露琪亞從人間前往「尸魂界」,并且和「護廷十三隊」開始沖突。與此同時,久保帶人開始雙線敘事,以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的「意外死亡」為契機,開始描繪「護廷十三隊」內部的沖突。這種類似與推理懸案的手法,牢牢攥緊了讀者們的好奇心。

這段故事里,久保帶人塑造了大量人設豐滿的「小角色」——守護白道門的兕丹坊,戰斗力一般卻和黑崎一護有些相似人設的斑目一角,以及被讀者們戲稱為「大前神」的大前田希千代。

「大前神」

比起這些「小角色」,在故事開始時,隨著分鏡推移展開的「護廷十三隊」,無論是實力還是「時髦值」,都完全拉滿。設定上,「千年以來最強死神」的總隊長兼一番隊隊長山本元柳齋重國,以及他統領下各有擅長領域的十三番隊,把「尸魂界篇」的「設定逼格」完全拉滿。

隨后的劇情節奏,完全在久保帶人的掌控中,也是讀者最為享受的一段閱讀體驗。主角黑崎一護在戰斗中的成長,阿散井戀次要做出的抉擇,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的「弒師」,松本亂菊和市丸銀的「剪不斷理還亂」,以及藍染惣右介以「鏡花水月」向所有死神發起的宏大反叛敘事。

頂尖戰力不全是主角成長路上必須擊敗的敵人,而是會根據自己的立場做出判斷。黑崎一護的身份是闖入者,但并非所有死神都是他的敵人。

藍染表情包之二

「拯救、處刑、利用」圍繞朽木露琪亞的處置方式,「旅禍、山本、藍染」多方勢力在瀞靈廷展開不斷變換的對抗與合作,四楓院、志波、朽木等古老貴族家系漸次登場。

圍繞「尸魂界篇」的劇情,久保帶人筆下一次又一次反轉的詭計,撩動著所有讀者的心弦。

《死神》也正憑借著「尸魂界篇」的優秀表現,穩坐「三大漫」之一,達到劇情和人氣的巔峰。

但我們應該都知道一些物理常識——知道等待在「巔峰」后的,不是橫線就是下劃線。

在將整個「死神」的人氣和熱度帶到制高點后,連接在「尸魂界篇」后的「虛圈篇」,雖然口碑不及前者,但仍舊大抵維持住了「死神」的人氣。繼「護廷十三隊」后登場的「十刃」,持續吊高著讀者們的胃口,而像葛力姆喬和烏爾奇奧拉這樣的高人氣角色,同樣給讀者們留下了深刻印象。但「虛圈篇」的內容基本以戰斗為主,并沒能重現BOSS藍染在「尸魂界篇」的智斗高光。

雖然劇情以戰斗為主,但「虛圈篇」同樣在結束前,為讀者們獻上了一份大禮。市丸銀順著藍染計劃展開的「無間道」,以及最后突然刺出的「神槍」,不只把藍染捅了個對穿,還差點就直接把藍染給解決了。

延續兩個篇章的伏筆回收

「虛圈篇」安排了回收大量伏筆的結尾,一護力戰藍染,使其最終力量大減,被護廷十三隊關押。但一護也在最后失去了死神的力量,漸漸看不見露琪亞。隨著露琪亞在一護眼前的逐漸消失,「死神」的故事告一段落。

直到今天,仍然有不少讀者認為,「虛圈篇」的結束才應該是《死神》的大結局。大反派藍染塵埃落定,一護失去力量,主角團重新回歸校園生活,一切皆大歡喜。

這種想法的誕生,顯然只有一個原因——后續的「死神代理消失篇」和漫畫最終篇「千年血戰篇」,實在爛過頭了。

今天聊起《死神》,除了主角之外,老讀者們當然會想起一系列名字。但很大機率上,這些名字里不會有「死神代理消失篇」和「千年血戰篇」中登場的新角色。

占據六卷漫畫長度的「死神代理消失篇」有多爛,其實只需要一個最簡單的問題「你還記得這段劇情里出現過哪些反派嗎?」

提個小問題,你記得他的名字嘛?

有個很現實的答案是,我拿這個問題,問了一圈周圍看完《死神》漫畫的同事,沒一個人記得反派們的名字,即使是大反派。

顯然,這就已經能顯示出不小問題了。

比起至少戰斗上波瀾壯闊的「虛圈篇」,「死神代理消失篇」讓不少讀者認為,這一篇章存在的價值,就只起著純粹的過渡作用,目的也可以就用一句話蓋過——

「恢復一護的死神能力,迎接大結局」。

但問題是,本應該讓《死神》重回巔峰的大結局「千年血戰篇」,也出現了不少問題。

在對長篇漫畫《死神》具有重要意義的最終章「千年血戰篇」中,「尸魂界」迎來了最強大的敵人——「滅卻師始祖」友哈巴赫。被譽為「詩人漫畫家」的久保帶人寫了段很浪漫的話,開始這個故事。簡單概括一下,就是「全知全能的友哈巴赫被封印了999年,接下來只用9天就要奪回世界」。

漫畫詩人名不虛傳

看著確實很有「逼格」——但很遺憾,「千年血戰篇」還是爛尾了。

就像我們之前討論「死神代理消失篇」一樣,「千年血戰篇」依然能用「你還記得哪些反派」,做個簡單評估。新登場的「星十字騎士軍團」和「零番隊」確實有「護廷十三隊」或「十刃」出場時的震撼,但「人數過多」卻也成了一個不小的問題。

星十字騎士軍團女干部初登場

「千年血戰篇」出現的新角色大都有些尷尬。「時髦值」拉滿的零番隊,比起「頂級戰力」更像「尸魂界諾貝爾獎終身榮譽獲得者」。每個人看著都很強,這個給斬魄刀賜名,那個創造出了斬魄刀,但在最后的戰斗中,卻又都只起了某種輔助作用,重要程度大概就「打了個醬油」。

而反派陣營「星十字騎士軍團」的處境,也和「零番隊」有些近似。這些新角色們男帥女靚,但打起來也就和「護廷十三隊」有來有回,戰力和「時髦值」沒什麼特別出彩的地方。

不過嘛,輸贏也未必重要,畢竟最后不管打輸打贏,新反派全都給BOSS友哈巴赫「圣別」了。

「論同伴互相幫助」

可能是為了襯托出新角色的存在感,「千年血戰篇」大量老角色被削弱戰斗力或戲份。總隊長山本元柳齋重國打完技能死了不說,一些從頭至尾暗示「很強」的角色,像是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這兩位老爺子的愛徒,雖然也都出場打了擂台,但要說有什麼戰斗貢獻,那真可就另說了。

京樂春水的「花天狂骨黑松心中」的最終技「終焉之幕·糸切鋏血染喉」

而從「死神代理篇」開始的友人小隊,除了和主線關系緊密,拋不開的「純血滅卻師」石田雨龍,茶渡泰虎作為和一護奮戰至今的戰友,幾乎在大戰中存在感完全消失。而井上織姬作為男主官配,雖然出場了,但要說真正發揮了什麼作用,其實也就一個作用——「修刀」。

說實話,就大結局來看,織姬「修刀」的作用,其實比女主角露琪亞,乃至于「斬魄刀創造者」零番隊二枚屋王悅還高。

畢竟,二枚屋王悅秒過的滅卻師,全都被友哈巴赫復活了。

《死神》的最后結局里,其他角色的存在感幾乎完全消失,除去為背景設計的又一「二五仔」石田雨龍,勝利與否的天平上,基本就只站著一護、藍染和友哈巴赫,而最終完全意識流的戰斗「友哈巴赫知曉未來,所以我們改變過去」,則顯然有些過于超前。

超前到什麼程度呢?直到今天,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普通讀者,仍然無法理解,時隔多年卻依然只能用「這就贏了???」來解答這個「形而上」的結局。

友哈巴赫出場時近乎無敵的設定

基于以上種種原因,「千年血戰篇」完結后,「《死神》爛尾」的說法一直流傳至今。

于是,從2016年8月《死神》漫畫正式完結,而TV版動畫「死神代理消失篇」在2012年3結束后,原本早該出現在銀幕上的《死神》TV動畫「千年血戰篇」,一直消失到2020年,才正式被公布。

到如今「千年血戰篇」正式播放的2022年10月10日,甚至幾部JUMP的新台柱都完結甚至動畫化了,這部2001年開始連載的「三大民工漫」之一,才終于要迎來一個動畫版的大結局。

說實話,粉絲等著等著,其實都快忘了。

時間過去這麼多年,有關《死神》為什麼「爛尾」的原因,在中文互聯網上已經有了很多版本。

黑崎一護和井上織姬的兒子:黑崎一勇

有人覺得是JUMP編輯部很殘酷,要求久保帶人必須帶傷,繼續續寫「虛圈篇」的故事;有人認為當年JUMP換了總編,想要捧紅《美食的俘虜》;有人覺得就是久保帶人筆力不夠,「千年血戰篇」一下展開太多「超戰力」的角色,沒能把控住。

無論如何,關于「《死神》爛尾」,似乎已經變成了陳述句。

2020年時,除了《死神》「千年血戰篇」動畫化的消息,久保帶人還開了時隔多年的新原創《BURN THE WITCH》,以彩蛋的形式露出了個「尸魂界·西哨局」的設定。

圖示:尸魂界·西哨局

此后,他又開始了《死神》紀念連載20周年新篇「獄頤鳴鳴篇」,以「后日談」的形式聊了聊「千年血戰」結束十二年之后,黑崎一護和朽木露琪亞分別成家生子的故事。新的兩位「二代目」,多少翻起了些讀者們的往日回憶。

隨后,就是今天正式公開的「千年血戰篇」TV版第一集。

雖然國內還沒有正式播放,但通過神通廣大的貼吧老哥,我提前看到了這集「偷跑」的動畫。

對于小丑社來說,這部「千年血戰篇」至少第一集的經費是給夠了,團隊也很巧妙地將此前TV版的剪輯,制作成了結尾的ED。精良不精良暫且不說,至少在「情懷」這方面,是完全拉滿了。

你看,現實就是這樣了——雖然我一邊罵,但還是忍不住第一時間去看。

甭管爛不爛尾,「千年血戰篇」里確實有很多足夠宏大的場景。比如山本老頭解放斬魄刀,又比如各種隊長之前沒展示過的卍解。雖然展示了,也對戰局沒什麼實際作用,但在「時髦值」上,即使在今天,《死神》依然是領先許多少年漫畫的。

京樂春水的初次解「花天狂骨黑松心中」

當然,你還可以有個看「千年血戰篇」動畫版的理由——這可是《死神》。

雖然我永遠沒辦法回到那個國中,不能和班上那幾個更偏「現充」集團的男生交朋友,無法讓灰暗的校園記憶,多出些透光的可能性。

可我還是想在第一時間和所有人一起追「千年血戰篇」的番。

這就像那些雖然無法回到2016年的夏天,卻還是想下個「戰網」,安裝《守望先鋒:歸來》,再進去打兩把的人一樣。

但我聽說,他們大部分人在打完幾把OW2后,就把游戲刪了,順帶卸載「戰網」。

也許「千年血戰篇」完結后,不少人還得噴一波。

也好,現在我在打「守望先鋒」,噴《死神》爛尾。

今夕是何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