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續停止活動的日本女聲優,偶像化壓垮了的身與心

ZHANGKEYUE 2022/12/02 檢舉 我要評論

星彡P丨文

如果有平時關注日本聲優的朋友應該會發現,最近幾個月時不時會傳出聲優突然宣布停止活動,因為各種原因暫時休息,或者干脆不干了的情況。

舉幾個例子:

三澤紗千香,今年6月份因持續身體狀況不佳暫停活動,8月復出,11月份在網上發布了相當多負面情緒的抱怨內容,因精神問題停止了社交平台更新。

高野麻里佳,今年10月份的時候因身體不適暫停活動。事務所公告因診斷出適應力障礙癥,未來將暫停部分活動,并以治療為最優先。

楠木燈,今年9月被診斷患有遺傳性疾病埃勒斯-當洛綜合征(關節型),11月初事務所宣布身體情況無法參與Live活動,不再擔任『LoveLive!虹咲學園學園偶像同好會』優木雪菜的聲優。

……

新生代的當紅女聲優紛紛由于精神、身體方面的問題減少活動,連帶著阿宅們也開始討論這種現象,很多人把問題歸咎于「聲優偶像化」的現象身上。

日本網絡電視Abema TV在11月23日的一期夜間節目里就深入探究了這個話題,并且找來了 從業人士與(前)偶像聲優進行采訪。

(以下配圖來自節目視頻)

作為已經離開業界的(前)偶像聲優,櫻小姐(此為化名)表示自己之前待的事務所還蠻大的,本來以為會很靠譜……

但是經紀人每天都逼著她們從事各種偶像工作,而且排班有時候很緊湊,很多事情都要在當天就練好,否則工作就會被轉交給其他人。

這種情況下,除了要完成配音工作,還要硬著頭皮去練習(對于她來說)原本就很困難的唱歌跳舞技術。

最讓她心寒的是,從頭到尾都沒有人可以商量,經紀公司只關心手里的計劃安排,沒有關注過她們的身心狀況……

最后她實在是撐不下去了,以身體健康的理由辭職不干聲優了。

另外,聲優薪水低的問題也是老生常談了。

現在每年新出的原創番寥寥無幾,絕大多數新番都是漫改、輕改、游戲改……某種程度上你可以看作是擴大IP價值的商業廣告。

動畫公司相當于乙方,IP開發在更上游的「甲方」手里,很多時候動畫再火跟做動畫的也沒什麼關系,基本分不到羹。

動畫公司也要開源節流,節省成本緊巴巴過日子,于是作為「乙方的乙方」,聲優這個職業的薪水自然也不會很高。

資深聲優三矢雄二(代表角色《棒球英豪》上杉達也、《圣斗士星矢》沙加)則在Abema TV的節目里批評了這種現象:

新人聲優薪水低,動畫團隊喜歡用新人,一旦積累經驗價位提高,動畫團隊就會去找下一批新人。

動畫公司利用新人對聲優行業的憧憬,將他們榨干,很多時候聲優根本無法靠本職工作來養活自己,還要兼職其他工作。

當然,動畫刷知名度很快,所以現在業內默認新人大量接主役刷臉,真正好賺的是等紅了以后 其他副業帶來的額外收益。

為了讓人氣變現,原本不用拋頭露面的聲優們在經紀事務所的安排下地慢慢開始走到台前,唱歌、跳舞、出寫真集、賣CD專輯、做廣播節目、開付費會員直播、辦小型演唱會或是舞台活動……拼命接活。

當然,真要說起來「聲優偶像化」的現象其實很早就有了,80、90年代的飯島真理、林原惠美便是典型的例子。

一些偶像企劃,比如《偶像大師》《LoveLive!》《BanG Dream!》甚至《賽馬娘》這種需要有線下Live的,唱跳技能是必要的。

只不過在新生代的聲優身上「偶像化」越來越普遍了,一度到了 你不去恰偶像飯,只想單純從事幕后配音,可能根本就沒有工作機會的程度。

特別是女性聲優,偶像化流量化已經是不可避免,平時除了要練聲音演技,還必須練習歌舞、注重儀表、更新社交賬號。

但是本職工作的聲優技能水平不斷下滑,同質化、棒讀越來越多。種種因素之下,導致聲優做的事情越來越不「精」,壓力也越來越大。

我有個玩賽馬娘的朋友今天聊起這個話題,他說,大和赤驥的聲優 木村千咲 就有躁郁癥的癥狀,整個人的身體跟心理狀態非常差勁。

月初的時候賽馬娘有一場live演唱會,那時候人還很瘦,現在比起來明顯胖了好幾圈——壓力會讓激素分泌水平失常導致肥胖。

太卷了實在沒辦法,競爭那麼激烈,更新換代那麼快,現在自己單干也不輕松,是另一地獄。只能說生活都沒有那麼簡單。

女聲優光鮮靚麗的外表背后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負面情緒。

參考資料:

節目原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dn2Vajy6-s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