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bleach:畏懼人類而隱藏真容,從正義的化身到罪惡的復仇者——狛村左陣

张1 2023/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其實一直想寫寫《死神Bleach》系列一些更深度的內容,因為死神真的是一部很有深意的漫畫作品,奈何小編文筆及知識量有限,今天算是首次嘗試吧。

「只要自己內心的利牙還在的一天,就會持續跟自己的生命對抗。」

這是漫畫第62卷的開卷語,這句話形容的正是人形獸心的「大狗」隊長—— 狛村左陣。被厚重盔甲層層包裹遮擋下的,是一張狼人模樣的臉孔,這樣的反差感蠻有意思的。

下面是我個人對于這個角色形象的一些 揣摩和見解,一起來看看吧。

人物形象

狛村的塑造方向一直是 忠義之士,這點從他反復提到的元柳齋的「恩情」可以看出。

最初的狛村因 「畏懼人類而掩飾真容」,他十分擅長在有人的地方隱蔽自己,就算擁有了隊長身份,他也不敢露出真實面目,而是選擇用層層鐵甲來偽裝。

「全身披著盔甲」是狛村最開始的形象,而這個造型讓我十分眼熟,于是,我找到了下面的這張圖。

沒錯,狛村的原型 正是中世紀活躍在歐洲等西洋地區的騎士形象,同樣的厚重盔甲造型,同樣戴有掩飾頭部的道具,同樣用巨型鋒利的刀刃作戰(天譴)

騎士是勇敢、忠誠的象征,這也符合狛村的人物塑造。

不同的是, 騎士穿上盔甲是為沖鋒陷陣,而狛村是為了擋住自己身為「人狼」的證明

這又牽扯到狛村「背叛」族人的過往,狛村是這樣形容自己的 「拋棄族人逃走恬不知恥的我」,多麼自嘲的一句話,但真實反應了狛村對于一族的愧疚情感。

而正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狛村逃離一族),他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 當時狛村的處境是「無法承受隱姓埋名度日」,這種「惡劣」的生存環境下,元柳齋的「恩情」無疑是雪中送炭的莫大恩惠

便導致狛村誓死追隨元柳齋,也是這個人物 忠義形象的體現點。

斬魄刀的含義

【黑繩天譴明王】

狛村的斬魄刀形象是一位穿著巨型鎧甲,手握大刀的巨大戰士形象。

【名字含義】

黑繩,最能讓人聯想到的就是巨大武士背后系著的六條繩子。

但遠遠不只如此,佛教典故中有八大地獄亦稱八熱地獄,其二為 黑繩地獄

關于這個地獄,我上網查了一下,大體意思是這樣的, 黑繩地獄的獄卒捉住墮于此地獄的罪人們,放在滾熱的鐵台上,再將其身體完全舒展開來,根據他們生前的罪孽分別被熱鐵繩捆至八、十六、三十二段不等,再用熾熱的鐵鋸或鐵斧按照黑繩捆綁的路線切割屠砍,以此來洗去罪惡之身,但由于罪孽深重,死去的罪人會再度復活,周而復始,直至還清罪孽為止

那麼, 黑繩天譴明王手持大刀,背后系著黑繩,頭部盔甲有長角的巨人形象,是不是很貼合處罰罪人的獄卒呢?

天譴是指上天所降下的責罰,「上天」是一個高尚的字詞,可以代表「神」。狛村斥責東仙的所做所為是「墮落」,東仙則反擊道: 「別用神的口氣說話」,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 別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來審判我。所以,天譴與狛村當時的形象貼合,為 「正義」而行動。

明王在佛教中的身份就是佛的「忿化身」,俗話說: 佛也有火,佛一旦發起火來就化身成明王的樣子。明王是佛為教化難以調教的人,而顯現的忿怒相。說回漫畫就是, 明王是狛村為打擊邪惡的正義形象下誕生出的「憤怒化身」

黑繩、天譴、明王這三個詞,結合起來就是狛村斬魄刀的形象,一旦用出卍解,就代表著 狛村化身為憤怒的想要制裁一切罪孽深重之人的執法者形象。這與狛村的個性十分相近,且斬魄刀與根據持有者的內在有所聯系的設定,也得到補充。

泥菩薩尚有三分火氣,憤怒的正義之士也會對邪惡痛下殺手。

【斷鎧繩衣】

血戰篇,一些個人物經歷了加強,狛村也在其中,但比較令人不快的是,比起其他人永久性的強化,狛村那短暫性的力量似乎代價太大了一點吧。

之前說過,狛村非常重視元柳齋的恩情,當得知元柳齋死后,狛村 以生命為代價,誓要洗去這份屈辱。于是,找到了自己的祖父,以挖出心臟為代價,獲得了「人化之術」的加持。

經由狛村人化,黑繩天譴明王的形象也發生了大幅度的轉變,變化為 「斷鎧繩衣」,明王褪下鎧甲,以真實的軀體來作戰。

但這個形象真的是「明王」嗎? 脫下鎧甲后的斷鎧繩衣造型,深陷的鎖骨,外露的牙齒,頭上一對長角,瘦骨嶙峋的軀體,那根根可見的肋骨,纏繞捆綁于周身的八條黑繩,干癟黯淡的肌肉。

真的很難令人將之與戰士、明王等等形象聯系起來,比起制裁罪惡的執法者,捆綁在斷鎧繩衣身軀上的八條黑繩,在我看來,更 對應黑繩地獄中受鐵繩捆綁的罪人

所以,更貼合斷鎧繩衣的形象是 犯下滔天罪孽,墜入地獄,被無盡業火灼燒,深陷地獄之刑遭鐵繩捆綁的明王

因此,黑繩天譴明王與斷鎧繩衣其實是兩種不同的概念,分別對應狛村前后心態的轉變。在血戰篇之前, 他是執掌刑具,懲罰邪惡之人的執法者,就像與東仙交戰,狛村是站在正義的一方譴責東仙為「復仇」而墮落至丑陋的虛

而到了血戰篇, 曾經斥責東仙被「復仇」蒙蔽了雙眼的狛村,也終究因「復仇」墮落

人狼一族,是因為生前犯下的罪過,而墜入畜牲道,然后還是死不了,才來到尸魂界。狛村的祖父說過: 「復仇才是我們這一族真正的模樣」。復仇到最后又是怎樣呢?東仙為了復仇成為狛村口中「墮落的罪惡之人」,那同樣以復仇的情感,催生的斷鎧繩衣何嘗又不是一樣的道理呢?

這是否就是 屠龍之人,終會變成惡龍呢?

人狼外表是他們一族贖罪的證明,人化之術則是 暫時斬斷罪惡的枷鎖,恢復成承受變為野獸之罪以前的模樣,借此獲得強大的力量。也就是說, 要想復仇,要想變強,就必須恢復成懷有「罪惡」的身軀,這不就是黑繩天譴明王到斷鎧繩衣的轉變原因嗎?

還有一個設定,黑繩天譴明王是以 「鎧甲遮擋真身」,褪去鎧甲之后,呈現的是與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模樣。我們看看最初的狛村,同樣是用 「鎧甲隱藏面目」,之以外表判斷的話,會以為這是一位高大、威風十足的人物,那待到狛村取下頭套之后呢?是一只狼頭。

這種十足的反差感,用在卍解跟狛村身上,是在說明不管是狼人一族隱居在遠離人類的山洞中,或是狛村隱藏樣貌,皆是因為 「用于遮擋的鎧甲之下是與想象完全相反的樣貌」這一原因所在。

狛村說過, 鎧甲是天譴明王的生命,之所以披上鎧甲,是因為有生命存在,會害怕受傷、害怕死亡

而取下鎧甲的斷鎧繩衣 更像在地獄中飽受折磨的蕓蕓眾生,沒有生命的跡象,會一次又一次的復活,因而,人化后的狛村與斷鎧繩衣下明王確實帶有 「不死」的特性,這又一次呼應了不管是狛村還是明王,在這個形態都是 「罪惡」的。

另外,斷鎧繩衣下的明王造型與印度一些宗教信仰的 「苦行」相似(瘦骨嶙峋,肚子微鼓),苦行是指 用一般人難以忍受的種種痛苦來折磨自己。這不就和罪惡之人要承受黑繩地獄的磨難來償還罪孽一樣嗎?

不論是「苦行」或是「黑繩地獄」, 在歷經痛苦的同時,也是對自身的一種救贖,救贖自己犯過的罪孽,救贖罪惡的自己。所以,狛村在人化之術后化作了真正的動物,因為動物之軀是他們一族的償還「罪過」的姿態。

補充一下,狛村因為人化之術的副作用,徹底化作了狼軀,而這時射場出現,并對狛村說道: 「隊長你并沒有做錯,你完全沒有錯」。

聽起來更像是小孩子的言論, 我不管,你就是沒有錯,但印射到劇情中,則帶有一種 溫暖的情感,仿佛之前狛村身上的一切悲劇,都隨著這些話煙消云散了,救贖了狛村同時也救贖了讀者。

這與狛村對臨死前的東仙說的: 「就好像你失去摯友那般,如果失去你,我的內心也會像是破了個洞一樣」。

無論是東仙還是狛村,在他們犯下錯誤后,都有一位摯友肯定他們的存在,我想這也算是他們品嘗過「罪惡」后的一絲 救贖

狛村祖父身份的猜測

狛村學會人化之術后,到達戰場,并且穿上了一身全新的鎧甲,狛村的說辭是: 「這是別人賜給我的」,向來只有高位人給低位人才能稱之為「賜」,加上狛村之前是在山洞中學習人化之術。

那這套鎧甲的源頭想必只能是狛村祖父賦予的物件了,鎧甲與狛村以前穿的類似,都是密不透風的設計。 這是否說明,祖父曾經也跟狛村一樣是人形狼貌,且都因為「畏懼人類而隱藏真容」

而在山洞中的祖父是完全的動物形態,那會不會他 曾經也因為使用人化之術后,在其副作用的改變下才變回了狼軀

根據以上推論可以得出, 狛村祖父曾經也與人類接觸過,所以有一套隱藏面目的鎧甲,且用過人化之術。那就有一條可怕的結論,什麼樣的戰斗需要人化之術這樣的秘術,答案是 千年前的滅卻師入侵戰,而狛村祖父的身份可能便是那傳說中的初代十三隊的一員

文章中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謝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