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從9.7分封神變成「一群AI打籃球」,我還是要為它起立鼓掌!

ZHANGKEYUE 2022/12/09 檢舉 我要評論

90年代的盛夏,日本新干線鐮倉站。

一名卷發美女籃球經理正焦急地向教練匯報:「教練,只剩下那小子還沒來。」

「糟了...要遲到了!」

高大強壯的紅髮寸頭少年,朝著月台大步流星。他風塵仆仆地趕到,眼前竟是強敵海南隊隊員的臉。

「湘北在那邊。」

「蠢材!連自己的學校都分不出來嗎!」

隊長的怒氣化作鐵拳,落在少年頭上。

不多久,開往廣島的列車緩緩進站。隊長赤木剛憲大喝一聲:「好,我們走吧!我們去稱霸全國吧!」

「好!」男孩們身體里的火焰被點燃了。

這是TV版《灌籃高手》第101集的最后一幕,沒想到那列從神奈川縣開往全國大賽的火車,一開就是29年。

有生之年,等到了!昨天,《灌籃高手》最新電影《The First Slam Dunk》上映日本。這部由原作者井上雄彥負責腳本和監督的新作,從第一支預告片官宣就備受熱議——畢竟,那可是《灌籃高手》啊。

是滿載著無數80、90后懵懂與青春、熱血和感動的殿堂級神作。

只是聽到片頭曲,就足以讓人沸騰。

雖然新電影是一大驚喜,但 三渲二的畫風+聲優全換的巨變,還是讓部分老粉接受無能,紛紛感嘆「不再是記憶中的樣子」、「男神們變丑了」。

湘北兩大顏值擔當新版vs舊版

還有網友神吐槽:「好像一群ai在打球。」

畫風真的變丑了嗎?我想,技術更迭是時代發展的必然。

三渲二解決了TV版中「動作不連貫」、「PPT動畫」的硬傷,畫面的流暢度提升了,但色彩偏灰,人物細節、質感略有退步,比起動畫更像游戲。

這種變化也顛覆了大家熟悉、喜愛的賽璐璐手繪風,粉絲們需要時間去接受。

我收藏的《灌籃高手》動畫賽璐璐片

畢竟等得太久,期待太多。珠玉在前,難以超越。

有個好消息是,《The First Slam Dunk》官宣2023年1月12日香港上映,台灣則定檔1月13日。

在這段等待的時間里,就讓我用今天這篇文章,帶各位深度領略SD的魅力吧!

2019年,我曾前往日本參加活動,活動結束后,我特意留出幾天假期,搭乘新干線前往神奈川,只為打卡《灌籃高手》的故鄉—— 鐮倉

我鏡頭下的鐮倉,攝于2019

干凈整潔的海濱街道,叮當作響的綠皮火車,親切友善的民宿老板,抱著沖浪板的黑皮少年,穿著水手服前來打卡的少女... 吸一口空氣,是清甜的海洋味和青春的活力。

單純又質樸,慵懶又熱情,不負粉絲期待,這便是鐮倉。

如果好運撞上晴天,太陽會慷慨地向海里撒下一池星光,跟動畫里的美景別無二致。

在這里漫步,路過櫻木和晴子偶遇的鐵道口,你能同頻感受到紅髮少年青澀的心跳。

夕陽西下時,遠眺江之島,沒遇到騎車時也能睡著的流川,倒有個跟他一樣背書包騎腳踏車的中年男子。我跟朋友開玩笑:「時隔多年,萬人迷流川楓也長成阿貝了?」

遠眺江之島,攝于2019

井上雄彥鋪開一張風光旖旎的畫卷,鮮活的少男少女躍然紙上,讓故事變得合情合理,風味絕佳。

而這一切,都始于一部作者自覺「沒有靈氣,需要丟棄」的作品。

大三那年,井上抱著「碰碰運氣」的心態,向《周刊少年JUMP》投稿。所投漫畫就是拿下「手冢獎」的《紫色楓情》,也是未來《灌籃高手》最早的雛形。

《紫色楓情》以流川楓為男主角

很快,井上接到一通改變命運的電話。對方說的不是鳥山明,不是原哲夫,不是車田正美,而是 「給北條司老師做助手怎麼樣?」

這下,「當上漫畫家」的斗志被點燃了。他果斷放棄學業,前往東京...

最終,我們在《灌籃高手》里看到了那些能與貓眼三姐妹比肩的明艷大美人:

如今再翻看動畫和漫畫,依舊會感嘆人物精致,穿搭時髦,到今天也不過時。

《灌籃高手》是一部男女通殺的作品,這得益于作者的好品味,也得益于他在北條司漫畫工作室日復一日的磨礪。

在《The First Slam Dunk》的預告片下面,有網友問:「不知新電影還能不能見到那些經典的 包子臉?」

包子臉,是指貫穿于《灌籃高手》中的Q版畫風。TV版里中插的小劇場,就留下過許多名場面:

《灌籃高手》連載的初期,這部漫畫并不被看好。因為在當時的日本,籃球并不是主流運動,編輯部也不想做這個題材。所以最初是打著愛情喜劇的幌子開始的,還加入了不良少年和許多搞笑要素。

如今回看,不管是國中三年就被女生們甩了50次的癡漢櫻木,還是天天等著看好戲,為兄弟被甩撒花慶祝的風涼話軍團:

不管是練習賽上,那一記讓陵南教練田岡畢生難忘的毒龍鉆:

還是在一場酣暢淋漓的惡戰后,湘北、陵南兩位隊長相擁落淚的「猩猩相吸」...

這些數不清的笑點,依舊讓人懷念。

在寫實的熱血少年漫中,加入腦洞大開的無厘頭,又能巧妙調配兩者的比例,達到一種不尷尬、不唐突,還惹人喜愛的完美平衡,這絕對是井上在北條司麾下習得的把戲。

但若只有搞笑,又怎配封神?

《灌籃高手》是井上雄彥最重要的作品,不僅因為它的影響力,更在于這部漫畫見證了他從一個初出茅廬的漫畫新手,到頂級漫畫家的蛻變。

漫畫早期的練習賽,人物比例、動態線略顯青澀

那是1992年,日本籃球隊沒能打進巴塞羅那奧運會。彼時,中國籃球隊還是亞洲之王。這大大刺激了井上雄彥。

作者為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創作的應援手繪

「要像《足球小將》那樣,開啟日本足球新紀元!」井上決心讓正在連載的漫畫變得更熱血、更真實。

于是中后期的《灌籃高手》,畫風愈發寫實,劇情愈發跌宕,人物愈發飽滿,直到在全國大賽中達到巔峰。

「山王戰」中頻繁出現的無台詞超長分鏡,放到今天恐怕也沒有漫畫家敢輕易嘗試。

沒有台詞,意味著讀者會全神貫注于畫面本身,一丁點瑕疵也會被無限放大。

籃球手們頭上、身上的汗水,喘息和心跳,騰空躍起的動作,行云流水地運球,觀眾席上如潮水般洶涌的吶喊,緊張而焦灼的等待,對手間相互牽制的微妙心理戰...從每一筆動態線、每一個分鏡中呼之欲出。

勝利來之不易。「世紀擊掌」見證的不只是湘北雙子星的高光時刻,也是作者本人畫技、分鏡、劇情掌控能力的暴風式成長。

畫技是皮,故事是骨。SD是部神奇的作品,每次重溫都會愛上不同角色。

一刷時,我想沒人能抗拒 「炎の男」三井壽 的反轉魅力。

初登場,他是湘北籃球隊的末日,帶著不良少年來砸場。 他們穿鞋踩臟別人辛苦擦干凈的地板,把煙灰抖在地上,用煙頭燙籃球。

三井咧開嘴,露出瘆人的微笑。借著向宮城尋仇的機會,他要一舉摧毀籃球隊。

當流川叫他擦干凈籃球上的煙灰,他不屑地往籃球上吐口水...

不僅變著花樣侮辱大家最愛的籃球,還帶人把無辜的隊員們揍了個半死。

當我們對這個不男不女的家伙恨之入骨時,作者又峰回路轉,借副隊長木暮之口,講起15歲三井壽的煩惱來。

原來,他不僅曾是湘北隊員,更是中學時代稱霸全縣籃球隊的MVP。

憑三井的天資,完全能加入更強的球隊,但他卻為了一個人來到這里——那就是在中學決戰賽場上,教他 「直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放棄希望」的安西教練。

來到湘北,遇到同樣優秀卻比自己更高大、更有隊長風范的赤木,三井燃起了敵意,逼自己練習時更賣命地拼搶,卻意外受傷住院,錯過了重要比賽。

剎那間,天之驕子墮入黑暗,從此一蹶不振,虛度時光。

對傷痛的懊惱,對熱愛的壓抑,對教練的愧疚,對自我的怨念,對赤木的嫉妒...積攢兩年的情緒洶涌而出,最終匯成那句騙光無數人眼淚的: 「安西教練。我...我想打籃球。」

在得到安西教練的諒解后,他剪掉長髮,跟不良的過去道別,舍棄自尊和傲氣,重返熱愛的球場。

「再見了,運動男孩」

但填補兩年的空白并非易事,與陵南的決斗中,三井暈倒退場——他發現自己體力已大不如前。

休息區,面對打不開的易拉罐,男兒落淚: 「可惡...為什麼我浪費那麼多時間呢?」

有人為他惋惜:「如果不荒廢,實力足以匹敵牧紳一。」

但恰是這段荒廢,才雕刻出三井壽永不言棄、越挫越勇的人物弧光。

這種弧光在櫻木身上也能看見。

紅髮小子是個頗具爭議的男主角,自詡天才,愛出風頭,單純莽撞。

在TV版彈幕里,有人嫌他「太吵」、「成長慢」、「坑隊友」。甚至連打球的動機也不純,最開始只是為討晴子歡心。

初次見面,櫻木回答晴子問題時并不真心

但在后來的時間里,你會看到他每次大戰前的熬夜特訓,每個竭盡全力的灌籃:

每次奮不顧身的拼搶,哪怕頭破血流:

會看到輸球后,他的自責、不甘和自省...

從惹人發笑的門外漢,成長為帶給湘北無限奇跡的男子。櫻木的人生字典里沒有「失敗」,只有「天才」和「不服輸」。

最后,全國大賽的舞台上,他終于可以認真回答晴子的問題:

「你喜歡籃球嗎?」「非常喜歡!這次絕不是說謊!」

沒有比這更動人的伏筆。

天才的成長,離不開晴子的鼓勵和一路相伴的櫻木軍團。他們雖然每天以看兄弟出糗為樂,但關鍵時刻比誰都靠譜:替櫻木向晴子解釋誤會,幫籃球隊打架、背鍋,陪練兩萬球,用生命打工「借」錢送櫻木參加集訓...

那輛比蝸牛還慢的五人電動車,載著的是沉甸甸的「男兒的友情」。

二刷,你會發現外冷內熱的流川是個寶藏男孩:悟性高,宿敵仙道教他的招式,全部如數奉還;是天才,卻比天才更努力;長得帥,家教好,心無旁騖,專注籃球事業...

的確是最適合飯圈女孩的籃球明星!

你也會愛上迷人優雅的對手——仙道彰,一個被釣魚耽誤的完美球員。

作者畫的小畫,釣魚高手

球商高,性格好,心態佳,是陵南的王牌,卻沒有架子,瀟灑得不行。他一開始就非常賞識櫻木,是湘北最好的實戰導師。

仙風道骨,彰顯風華,不過如此。

三刷,你會被更多鮮活的角色打動。

比如叛逆敏感的福田,或是知恥后勇的藤真、花形。SD讓每個人物都成了主角,即使他不在湘北五虎團。這里沒有反派,每位對手都值得尊敬。

你也會真正看懂這部成人漫畫——

少年時,我們以為自己是櫻木、流川,模仿著他們灌籃的姿勢,哪怕還摸不到球框;或是在上學路上,突然后仰跳投,身體里少年滾燙的熱血在流淌。

成年后,我們不得不向現實妥協,像把夢想束之高閣的魚柱。

中年時,才驚覺我們其實是那個平凡、溫暖又執著的木暮,是每支球隊冷板凳上記不清名字的替補隊員...

但那又如何呢?哪怕打醬油的球鞋店老板,也有塵封堅守的夢想。

比起天才,凡人的夢想更動人。

用有血有肉的群像,串起一部高人氣長篇漫畫,然后 要如何結尾呢?

像雜志社、TV版制片人期待的那樣,讓湘北戰無不勝,一場一場繼續贏下去,直到拿下全國冠軍?

但井上偏是個孤勇者。在眼睜睜看到自己所敬仰的鳥山明、北條司是如何被編輯強迫,失去創作自由之后,他決心不再畫下去。

他認為讓漫畫作品在最燦爛的時刻完結,是最浪漫的事。

1996年,連載6年的《灌籃高手》完結了。作者讓湘北在一場苦戰后,險勝衛冕冠軍山王,又用寥寥數筆讓他們慘敗愛和。

很多人接受不了,給井上寫信,要求修改結局,還揚言要給編輯部寄刀片。

更有粉絲聯名請求湘北不要輸,逼得作者不得不出面澄清: 這是我早就定好的結局,因為青春就是不完美的。

湘北vs山王

在畫SD最后一段的時候,井上雄彥曾去北條司的工作室玩。

與其說是去玩的,不如說是去畫分鏡稿的。那時正是山王戰激戰正酣之時,井上邊畫邊嘀咕:「山王戰畫完之后,該怎麼畫好呢。」

北條司輕松地說:「既然是這樣的性格,那因為這話使出全力戰勝山王后,后一場會被殺個大敗不是挺好的嘛。」

井上雄彥(左)與北條司(右)

恩師的建議,跟井上的想法不謀而合。他說SD結束的時間點很明確,可能正是為了確認要這樣結束才去拜訪北條司。

「我早就決定打完山王后就完結,因此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在這場比賽中達到高峰,這才是關鍵。對于我來說,沒有其他結局比這個結局更棒的了。」

《周刊少年JUMP》明明主張的是「友情、努力、勝利」,卻非要讓主人公在最后輸個大敗?所以才痛快啊!

SD是一部偉大的漫畫,因為——

作品里,它帶來的感動遠遠超過打贏幾場球賽那麼簡單,他教會了我們熱愛、夢想、拼搏、遺憾、堅韌、永不言棄...

作品外,作者在一個群雄割據的黃金時代,傲氣地打破游戲規則,把漫畫當作藝術品而不是商品,勇敢地捍衛創作自由。

冥冥中,他早已跟筆下的紅髮少年融為一體:熱血自信,桀驁不馴,絕不妥協。

熱血的男兒青春,你「在看」嗎?

用戶評論